返回

有股份的初创公司,想辞职,这个时候合适吗?

发表于 2017-5-18 23:50 浏览:4566  回复:10 投影模式
同行标签:合伙做生意


由于上家公司几个股东分裂不干了,其中一个管生产的小股东李厂长和杨杨因缘巧合遇到了现在的老板蔡老板;杨杨带着市场以及要下单的客户,李厂长带着技术资料以及技术人员,加上蔡老板的投资,看似一个完美的结合方式。经历过对杨杨市场以及李厂长带来的队伍验证后,蔡老板投资成立一家新公司CK,给了杨杨25%的股份且任职总经理,而承诺给李厂长干好了再分一部分股份出去。半年有余,李厂长做了一车间半成品出来,向蔡老板提出来要股份,而蔡老板不给、杨杨提出分自己一部分股份给李厂长,也被蔡老板断然拒绝。于是李厂长辞职并带走了车间部分优秀人员,留些老弱病残有问题的员工。蔡老板不给李厂长股份的原因也是因为只是半成品,且新公司没有做好(只是半成品的原因,蔡老板管理采购和加工,这一块严重影响出货量)。

蔡老板有自己的产业,事业如日中天。杨杨的项目现在跟蔡老板的车间混合在一块,源头可以共用。两家公司都是做设备的,源头就是机加工。时常,CK这边出不来货因加工产能不足,杨杨请求外发一直被断然拒绝。每次当杨杨的面,开两个公司会议都是以CK公司为主,而且加工车间全是蔡老板的老部下,杨杨以及手下的人根本没法催动加工进度。于是杨杨手下车间一批又一批辞职离职或者触犯了加工车间老员工利益被蔡老板通过杨杨逼走。

一年下来,杨杨招了两拨同行业老师傅被以各种理由辞退,杨杨渐渐得罪了不少本行业的人。杨杨带来的客户货期常常6个月交不了货,杨杨每天一边被客户催货堵厂门一边被蔡老板各种提防。例如,杨杨新公司的所有图纸都是杨杨带过来的,蔡老板安排技术人员独立开杨杨办公区域,跟蔡老板原公司设计部门混合在一起,有时杨杨去拷改进过的图纸,总是需蔡老板批准。久而久之杨杨感觉蔡老板防着他的感觉很是不爽,甚至当杨杨问起技术部门关于CK公司技术电脑密码的时候,整个技术部门都不敢跟他说。

一年半下来,不管是挖的老员工,还是培养的人员,几乎车间没有超过5个月的老员工了。蔡老板安排老公司的装配人员接手杨杨车间的生产,老员工对老员工,货稍微出的快一点。杨杨也不敢再接订单,本来正常交期45天的,一拖就是6个月,在客户心目中的坏影响很大。前期交出去的货总是小问题不断,有一两家问题特别突出

杨杨车间没有了自己的老员工,售后只能请求蔡老板调过来的老手处理,而每次带老手需要请教蔡手下另外一个副手熊副。基本上熊副也被蔡老板安排进来完全接管杨杨的生产。杨杨作为一个公司总经理,出门搞个售后还需要跟熊副打个招呼,有一次客户催货或者催着搞售后杨杨顶不住了,把蔡老板电话给客户,客户直接打电话给老板蔡老板,老板越过熊副直接安排人之后,并把熊副狠骂了一顿。熊副勃然大怒打电话叽里咕噜给杨杨发泄一番。自从车间被蔡老板副手熊副接手之后,总是扯一堆图纸不健全的问题。时间久了,加上个别些机器总是出问题(后来查明加工和采购假轴承的问题导致),蔡老板很生气,打电话给杨杨说他招的那一群人是在拿蔡的资本在做实验(试想,别人走了那么久了,蔡老板自己的人也去了几次了,还是出问题,难道真是杨的图纸问题或者人员问题吗?隔行如隔山,杨觉得是公司没有熟手,蔡公司自己的人练手导致问题没有彻底解决)。

杨杨经营以来,从账面上看是应该说不亏钱。加工件成本没法计算。杨杨为了独立财务与蔡老板争锋了几次,最后一次蔡答应了,但是目前两个公司人员搅在一起,人工、还有其他成本根本没法核算。蔡老板说以后量大了再算。自从李厂走后,蔡老板通过杨杨逼走一群熟手后,或蔡老板也明确告之杨杨以后不要负责人事了,由他自己来。杨杨手下业务员也因迟迟交不了货或者其他原因陆续辞职,现在杨杨单身一人坚守市场和其他杂项。蔡老板认为生产没有理顺,目前有杨杨一个人就够了。其他部分全部规划到蔡老板规划到老公司手下。装配新员工成不了气候,领头人是蔡老板老员工。

杨杨扛不住客户投诉售后服务的压力,为了生产快速响应售后服务,经常亲自开车带着蔡老板老员工请示熊副后去客户售后,一路风尘全是投诉,甚至有那么一两家客户建议杨杨辞职别干了,不能把自己害了。在个别机那家差点被围攻,杨杨回来把个别机那家情况跟蔡老板汇报一下,说了一堆之前李厂长带过来人和老图纸是把蔡老板当实验。不准许带蔡公司老员工,再带蔡老板老员工,CK公司会把蔡老板老员工带坏了。杨杨心里憋屈急了,人事蔡老板不让杨杨负责,现在装配没有熟手,蔡老板又不让自己公司熟手去,那售后怎么处理?继续让学徒的去练手再出问题?

白天挨了几个客户一顿批,回来还被蔡老板这么不理解,甚至副手熊副想高兴也会在杨杨这里爱理不理,杨杨心灰意冷想放弃、一方面这个平台得罪这么多客户,以后路越走越窄。而且前期行业里边车间装配人员杨杨叫过来的被以各种方式赶走了杨杨也结了不少仇家,一方面杨杨也不喜欢熊副这个副手,天天工于心计善于推卸责任争权夺利又不干实事还深得老板信任(老板的同村老乡和创业之前的老同事。再加上蔡老板公司其他产品虽说十年前做的早目前也是大公司,靠量和价格取胜,交期如果是新机也是一拖半年。杨杨忧郁的原因是蔡老板有资本可以囤货,如果囤货杨杨作为公司CEO或者市场总监有完全的自主权可以以任何价格和商务条件出货。或者杨杨幻想,如果做起来了,蔡老板会分一部分羹给她,毕竟蔡老板今年45岁,而杨杨今年29岁。杨杨想还年轻离开这个平台,自己创业条件不允许。所以,杨杨陷入纠结,走还是留?如果杨杨走,这个项目肯定会倒下来,因为前面蔡老板之前引进的多个项目也差不多类似情况领头人走了就死了,自己需要重新再来,自己之前努力白费了;不走吧,夹在这蔡老板和熊副之间,跟提线木偶一样被蔡老板操控在股掌之间,人都是有感受的。如果生产有一天顺利了,杨杨不会相信蔡老板不安插亲信插手市场的。

杨杨该怎么办?是继续傻傻的坚持,拿年轻去历练,近水楼台先得月。还是断然决然放弃,再去找工作重新再来?如果走,以何种方式走?毕竟CK是杨杨一年半以来的心血,从公司起名字开始到人员筹建到技术完善,只不过后期越做越被熊副和蔡老板的配合杨杨被边缘化了,车间基本上扬杨左右不了生产的任何进度了。一面是被客户催货的无奈,一面是作为市场部核心老大以及公司名义上CEO,不接单老板会亏,接单客户会死。接单是找死,不接单是等死?  另谋高就,心血难收。且老板还没有说放弃,自己走了蔡老板的帐肯定收不回来,不亏就变成亏本。继续前往,阻力重重,生产根本无法推动,有时老板都在打太极。当局者迷。求高人指教。


1人深有同感。 1人不同意。

感谢作者: 有操作性 真受启发 深有同感 我不同意
回复本帖 退回前页 返回顶部 分享到新浪微博

黄志方

试验机领域行业专家

发表于 2017-5-20 00:19

回复 1# Guest from 14.219.239.x


如果你讲的是真实情况,那么迅速离开,断然放弃,这种公司没有任何可以留恋的。

你前期一年半付出的心血是你在成长道路上应该交的学费,只怪你遇人不淑,看人无眼。这个蔡老板就是在玩你们,他的事业与你无关。

根本没有必要吊死在这一个行业或者这一颗树上,完全不值。

真有你的业务能力,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你什么都不要要了,也不要等了,断然离开,不要抱任何的幻想。天底之大,那里都会有你的一碗饭吃。

待在这样的公司,只有等死一条路的。

2人觉得具有操作性。 2人觉得真受启发。 5人深有同感。 1人不同意。

感谢作者: 有操作性 真受启发 深有同感 我不同意
回复本帖 退回前页 返回顶部 分享到新浪微博

黄先生

找同行 发起人

发表于 2017-5-21 14:42


1、因缘巧合遇到了现在的老板蔡总:这个世上从无机缘巧合四个字,有的只有针对性、目的性强的行为和动作。

蔡总应该是老江湖,要满足自己的发展需求才找的技术和市场合作人员;且可能前期就考虑了偷学技术,化为己用。

2、对蔡总方面事先未摸底,未了解背景、企业文化。公司设立前的分工、风险、损失计算,成本控制等均是空白,不死才怪。

3、其实是两个打工仔遇到了一个厉害的老板,现在还想赢,不可能。

感谢作者: 有操作性 真受启发 深有同感 我不同意
回复本帖 退回前页 返回顶部 分享到新浪微博

应科技

发表于 2017-5-22 16:10

回复 1# Guest from 14.219.239.x


真是应了一句话,种什么因得什么果。杨杨带着上家公司的商秘找到了合作方蔡老板,试想,这样的合作怎么能有“诚实信用”基础存在,一开始,就为双方埋下了“不信任”的种子。为蔡老板讲一句公道话,不是故意要玩人,而是不得不防人,为什么,你懂的。

蔡老板是个精明的生意人,一开始就承诺干好了给李厂长一部分股份,一方面忽悠李厂长全心投入尽快做出新产品,另一方面又为后续拆散杨李联盟打下伏笔。可以说,李厂长的出局是蔡老板一开始就计划好的,试想假如允许杨李联盟的存在,那么生产、技术、销售都在合作方手中,蔡老板如何睡得安生。李厂长出局,安排熊副接管生产,同时,将杨杨与技术部门隔离,这样就能把年轻的杨杨抓的死死的。

蔡老板也是个不厚道的生意人,按理说掌握HCK实际控制权后就该好好把企业做起来,尽可能实现利益最大化,同时也能够让杨杨向带来的客户交付货物,但是从案例陈述看这个精明的生意人似乎又不想分杨杨一杯羹,反正技术成果已经基本掌握,杨杨已经没了价值,该是踢出局的时候了,因此,各种掣肘和刁难。

所以,目前这个时候,杨杨提离职,蔡老板内心必然欣然应允。可是,作为年轻的杨杨,被45岁老江湖当做提线木偶一样玩,这口气如何能够咽得下去?

我的建议是:杨杨目前情况下,有没有可能以个人名义或HCK公司名义注册产品专利权,如果有后续还有能力和蔡老板扳扳手腕;如果没有,那还是趁早走人的好,后面的日子不好过。

3人觉得真受启发。

感谢作者: 有操作性 真受启发 深有同感 我不同意
回复本帖 退回前页 返回顶部 分享到新浪微博

匿名 (作者)

发表于 2017-5-25 23:52
+ 该回复内容已被管理员设置为折叠,点击这里查看

lmhliu@yeah.net

发表于 2017-5-26 22:18

回复 4# 应科技


“扳手腕”?too young too simple 。无论是从年龄和阅历,甚至是身体力量,都不可能成功。

问题其实很简单,杨杨不得领导信任,未得领导信任自然在公司业务方面受到限制,更谈不上放开手脚去创新大干一场了。

所以杨杨现在关键在于如何得到公司老板信任,和他一条心,成为圈内人。怎么做呢?

必须首先像“狗“一样忠诚很长一段时间,在得到领导信任后方能像“狼”一样去成长开拓公司业务,形成自己的势力范围,放开手脚在公司推动各项业务进程。

因为该公司属于民营企业性质,所以业务绩效和市场占有率是第一位,杨杨找公司领导以公司业务绩效为核心和领导坦诚的讨论一番,请公司老板一顿饭局,以酒助兴,甚至过程中立下“军令状”以得到公司领导初步信任,避免让公司老板察觉你贪权,以个人利益为核心。

得到公司老板信任后,下面就是杨杨个人的业务能力了,就要看杨杨的个人本领有多硬了。

感谢作者: 有操作性 真受启发 深有同感 我不同意
回复本帖 退回前页 返回顶部 分享到新浪微博

彭阳军

找同行 发起人

发表于 2017-6-15 14:25

回复 1# Guest from 14.219.239.x


建议果断离开。留下来损失更大,除了金钱损失,更大损失的是精力和时间,得不偿失。

感谢作者: 有操作性 真受启发 深有同感 我不同意
回复本帖 退回前页 返回顶部 分享到新浪微博

匿名 (作者)

发表于 2017-12-5 23:23

回复 2# 黄志方


黄老师,一直没有深入的回帖原因是我在等,在看,或者说是一种对之前的付出和现在付出没有收割的期待,或者说是对于一个股东身份舍命弃家的付出的一种不甘心,也或许为了心中一直存在的那点微弱的创业梦想和荣誉,我在您的建议以后差不多又待了半年,至此,我和我付出的这个公司已经2年的时间了……

这8个月以来,生产基本上脱离我管控,我也不再招人,市场部因为货没发交出去陆续走人,然后由于我的顽抗奋斗,我们生产任务依然很紧张,我拉拢了一个老板的多年老员工,来帮助我催零件,公司一直把独立运行提在口上一直没有实行,老板让我先找到合适的人再独立运行,我要先设立好制度后再独立运行,鉴于上面案例李厂长之后,我继续招了一个主管,被副总以种种谏言逼走。

图纸,我已经帮公司完善。

年底了,我拼命收款,通过账面上显示公司是赚的,然后老板依然说入不敷出……然而通过我们账户出的并不多,且工资成本压的很低了,买的零部件两个厂搅动在一起,谁是谁的谁都分不清,仓库从来不盘点。

然而,今天跟老板聊天,老板提到说副总在背后传话,为什么当时我过来的时候带着技术和市场过来的,图纸为什么不健全,凭什么有这个股份,他们跟老板十几年了,都没有股份。老板直接跟我沟通的(当时我们入股的时候并没有谈到我要带技术,老板自己知道,老板一方面说会让副总越来越被动,一方面我感觉到我越来越被动,除了自己能干的,其他的人一个调配不动了,带个人出去搞售后还要写纸质的批示请示后才可以。然后售后问题一拖拖很久,老板让他自己的那个公司来负责售后,说不出的被动。

难道,真有走才能解决吗?


感谢作者: 有操作性 真受启发 深有同感 我不同意
回复本帖 退回前页 返回顶部 分享到新浪微博

黄先生

找同行 发起人

发表于 2017-12-6 11:15


1、核心的几个市场、技术、客户、售后都已经运营了很长时间,没有秘密可言;

2、你的价值不在了,有你无你无所谓;

3、几位老师的话你没有能理解,选择了坚持,本身不错。但是对方比你狠,比你准,比你强。你怎么翻盘?

感谢作者: 有操作性 真受启发 深有同感 我不同意
回复本帖 退回前页 返回顶部 分享到新浪微博

赵文达

发表于 2017-12-12 16:37

回复 1# Guest from 14.219.239.x  


楼主处境很艰难,沉没成本不要计较了,及时止损,建议选好时机立即退出。

感谢作者: 有操作性 真受启发 深有同感 我不同意
回复本帖 退回前页 返回顶部 分享到新浪微博

匿名 (作者)

发表于 2018-3-12 16:47

回复 6# lmhliu@yeah.net


市场业绩一直遥遥领先,吊打生产部门一直到现在。生产部加班加点的干就是做不完。又是一年年底了,没有分账。老板请我家人吃饭,并悄悄的承诺我,今年年底给我买房给我换车。让我跟他继续好好干,保证3-5年我个人账户上有300-500万现金。我不知道怎么去相信,因为合伙创业了2年,尤其是今年我干了几个漂亮的买卖,公司现金流非常好。所有的主管年终奖发完了,竟然不给我主动找我算账给我分款,我自己主动提了提如何分,老板的意见不分,扯到房租加工等没账目。让我随便提一个回去路费的金额,我憋住没有提,按照老板的意见给了一个跟主管一样的年终奖。且让我写借条,在我强烈的反弹下,借条没有写。很不开心,老板总是跟我强调公司是他的也是我的,现在明确不让我管理生产过程,只负责业务和帮忙同行业挖人。但是车间人事出了问题,又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让我去协商安抚。其实,我是看不懂老板到底怎么想的,每次谈话他都没有排除公司任何人的意思,就是舍不得给钱,舍不得给作为一个股东应有的权限和分配。老板总是说副总不行,副总越来越被动。然后副总唯命是从的从不发出反对的维护老板的个性,让他年底依然拿着丰厚的奖金。副总背后跟我们说一年就辞职,年后第一个跑过来上班。老板背后跟我们说一直不知道怎么处理副总不想让他负责了,结果来了还是主要负责我们这个车间。

到底老板真是因为没有算加工不知道是否赚钱了,或者知道不知道赚多少懒得跟我分,还是就是我太小心眼了呢总是去猜他呢?看不懂。

反正某天喝多了借助酒劲直接跟老板说了,跟老板一起也三年了,没有拿到钱。今年年底再不给我分账我不搞了。我要知道是赚钱还是赔钱。老板最近也在安排采购给我价格表,但是还是没有加工清单。加工依然没法计算,新招聘的人事关系也没有在我这边。可能老板确实没有时间又或者是缓兵之计,谁知道呢。。

看不懂。

感谢作者: 有操作性 真受启发 深有同感 我不同意
回复本帖 退回前页 返回顶部 分享到新浪微博
找同行网有 3226 篇当事人自己写的真实管理难题;
有 13951 篇同行的精彩点评。
收  藏
取消收藏 确定收藏

最近参与

10 人参与该案例

匿名
于 2018-03-12 参与讨论

赵文达
于 2017-12-12 参与讨论

黄先生
于 2017-12-06 参与讨论

匿名
于 2017-12-05 参与讨论

彭阳军
于 2017-06-15 参与讨论

lmhliu@yeah.net
于 2017-05-26 参与讨论

应科技
于 2017-05-22 参与讨论

黄先生
于 2017-05-21 参与讨论

黄志方
于 2017-05-20 参与讨论

匿名
于 2017-05-18 参与讨论

查看全部参与者